車禍防治不能等~推廣「交通醫生」藉以診斷並改善交通問題

站長回應

台灣特有的交通現象與問題
關於「台灣特有的現象」,也許是因為部分參考國外經驗,但卻忽略「改善人民的交通素養」,同時忽略某些交通規劃與設計,實際上某些並不符合需求,卻又沒有人能了解或提出糾正 。

另外,某些國外交通經驗,並不一定符合國內,其中幾個關鍵:
1.台灣機車眾多(與大部分先進國家機車極少不能相提並論)、
2.交通素養不足(與素養良好的國家不能相比)、
3.法律與規範龐雜(卻又不促進人民去熟知法律,因此人民對法律其實是一知半解…)、
4.考照制度寬鬆(與嚴格的考照制度,以及違規嚴懲,甚至無法重考不能相比)、
5.人民權力意識抬頭(甚至有民代關說不能與國外相比)、
6.違規與車禍每年都超過數十萬件(數量驚人,不能與國外相比)、
7.公車/貨車/計程車….都要爭機慢車道(卻又無法積極改善)、
8.人車都要爭狹小的道路使用權….

因此,國外經驗,並不一定符合國內,所以在試圖將經驗套用在國內,恐怕變成「四不像」,因為關鍵問題若不改善(例如人民才是交通的根本,人民根本不熟之交通規則,又怎麼能遵守規定,又如何期待新的政策能達到成效?)

 

文/陳站長 2020/07/09

為了改善交通安全,並主張機車路權,其中有許多問題與觀點,也許有待大家釐清,以下是站長個人長期觀察所得到的見解(陳站長也是機車族,但也搭公車、騎腳踏車、走路、搭汽車….加上過去學習「車禍鑑定」,從分析車禍因素、法規依據、鑑定問題…)

關於主張廢除「機車兩段式左轉」、並要求「開放機車可以行駛內側快車道」,個人認為交通部等單位,不願輕易開放也許有以下考量,另外要改善問題,個人認為應同時「組織再造」,以因應當前諸多複雜與未整合的交通問題….

1.機車「禁行內側快車道」問題(機車原本就「不適合高速行駛」,因為將增加事故風險,見新聞報導統計數據)
「限制機車行駛內側快車道」是為了保護機車騎士安全(因為機車是肉包鐵,不堪一撞,任何撞擊都可能造成較大的傷亡風險,再加上若被撞倒於快車道,後方因視野死角或突然發生而反應不及,其事故造成的傷亡會更加嚴重…)。因此不能以放寬機車行駛於內側快車道,並非限縮機車路權,而是保護機車騎士安全(這與路邊違規併排停車等問題或要求機車可以直接左轉等訴求,不應作為機車可以行駛內側快車道之理由,而是應積極改善「實質的車禍主因」(例如:車禍因素主要是駕駛人缺乏交通素養與安全駕駛),另外是政府對於路邊違停之管理與改善不力…等,然後加以研究改善。
PS.相關問題「機慢車道常有違規停車、公車行駛」,因此增加機慢車事故風險與阻礙,此部分應設法改善違規停車(透過停車規劃與設計,並輔助停車導航系統,避免違規停車發生)。另外公車行駛或汽車右轉必須與機慢車匯流,因此機慢車道,實屬「慢車執行+右轉車道」,車輛不分車種,而是採取「交互匯流」(即循序排隊通行),並保持適當安全距離。若遇阻礙,則應暫停或減速等候,機車若欲左切超車,則必須注意並禮讓後方直行車先行。另外機車雖然禁止行駛內側快車道,但有許多路段中間還設有「混合車道」,因此機車並不是只能行駛單一最右側機慢車道。

2.機車也有「視野死角」問題(避免機車行駛車陣或高速行駛)
「視野死角」並不只發生在「大型車」,現在越來越多人注意到,小型車也有視野死角,連機車都有(戴上安全帽,視野與反應能力皆會下降,若加上高速行駛、機車車體小、夜間或雨天、車陣、植栽與各種物體遮蔽…等因素,都會導致「視野死角」….),因此高速行駛時,以小型汽車為最多的路況為例,加上機車行駛很容易在「車陣中穿梭」,也就是機車會從車縫中超車(在等紅綠燈、尖峰時段,一定會遇到塞車,此時機車為了方便而在車陣中超車是必然狀況….而車陣超車必然會造成事故風險,有許多車禍影片案例可證)

3.「多部機車」同時在車道分布造成的問題(若開放機車行駛內側快車道時會造成的問題)
若允許機車左轉靠左(也就是靠內側快車道時),一兩部機車沒問題,但「多部機車」恐散布在整個車道,必然需要「加寬前後左右車距」,但這可能嗎?(因為若開放普通機車行駛內側快車道,必須先「加寬前後左右安全行車距離」,這時必然會降低整個車道的車速,同時因為機車行駛車速與左右偏移在快車道上,會造成較大的事故風險…)

4.開放機車「左轉靠左」的問題(其實現有早已開放)
其實,交通法規並未全部限制機慢車禁止直接左轉,而是在「少車道、車流小」的路口,允許直接左轉。
至於要求全部開放,讓機車可以「直接左轉」(也就是機車可以行駛內側快車道,以便靠左、然後直接左轉),但在多車道、車流大的路口,對機車行駛並進行變換車道與靠左左轉,會有相當大的危險(如果少量幾部車車看不出,問題是大量機車,危險必然增加)

但考量到「機慢車數量較大的路段」,欲紓解車潮,是否採取「機車左彎專用道」(設置外側車道,鄰近機慢車道),則必須「先確保用路人習慣與認知」,否則增加路況複雜度與舊經驗習慣,致使「機慢車不敢或不會使用」,同時造成直行汽機車與左轉彎車衝突增加,不得不另設「顯目標示」(絕對不能只用地上標線、標誌,而是必須在駕駛視線的前方,以大字體簡易識別,最好能一看就懂的設計,才能避免在行進間,沒有充裕時間辨識,或在辨識時花太多秒而造成無法注意其他路況可能分心的風險)

5.機車如何進入「待轉區」,並避免與右轉車衝突
機慢車如需左轉,應依規定「兩段式左轉」(指單行三車道以上、車流大的路口…),其行駛方式說明:
5-1.到路口時,欲右轉之汽車(與右轉機車),必須先進入最右側車道,並且靠右,準備到路口時,再進行右轉。
5-2.準備左轉之機車(或慢車),仍須直行(但要靠右,以讓後方直行車由機慢車道左側繼續直行)
5-3.右側設置為「右轉專用道」或「可直行與右轉標誌」,兩者設計要件
部分路口設計並不理想,因為有些路口,右轉車道設置在外側第二車道,必然與最右側直行機慢車發生衝突。
右轉專用或可右轉與直行,其設計應為:
(1)右轉專用道:車流大且多車道,可採取「快車道最右側設計為右轉專用道」,同時設置「號誌管制」,以避免與右側機慢車道之直行車衝突。… 繼續閱讀

(圖解)交通事故(車禍)和解注意事項

(圖解)交通事故(車禍)和解注意事項

(圖解)交通事故(車禍)和解注意事項
1.不要口頭和解(要白紙黑字)
2.和解書內容應詳實明確
3.宜請調解委員公證
4.警方不介入民事

警方可提供之資料
1.當事人登記聯單
2.(車禍)現場圖
3.(車禍)現場照片
4.(車禍)初步分析研判表

PS.有關(圖解)資訊圖表由NPA署長室(臉書) 製作

陳站長關注「車禍防治」超過十多年,每天不論從新聞,還是親眼看到的車禍,仍然不斷在各地發生.....即使知道「如何有效改善車禍」,卻得不到政府關注,只能眼睜睜看著各地繼續在發生.... 繼續閱讀
政府為何沒辦法有效降低「每年超過30萬件車禍」~反思:是不是過程缺乏足夠經驗?沒有統整?沒有落實?忽略重要環節?如果是,那到底是哪裡有問題?要怎麼改善?需要政府與大家去思考。以下陳站長個人長年觀察交通問題的經驗與改革淺見 繼續閱讀
高雄違規早就很嚴重,但過去遲未重視,現在也沒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~過去一直強烈主張「提升交通素養」,其實是因為諸多觀察發覺,「人民真的一知半解」(包含我們與周遭的人),這是因為我們普遍缺乏「交通法規教育與後續宣導」(也就缺乏後續的遵守交通的文化與認知)~我們也許可以比喻為「半個交通文盲」~..... 繼續閱讀
陳站長對「交通安全跨部會組織」與其改革的想法~之前還在關注車禍處理,發覺有諸多問題「各自為政」,才會在後續的PO文與反應特別強調「舊體制的問題」因為,一個組織與上下相關部會,都必須相互聯繫,並且不該重疊與缺乏統整,否則,組織不但無法彰顯效能,還可能因為「內部彼此衝突」而崩潰,或者難以運作..... 繼續閱讀
我覺得許多交通事故問題看似複雜,卻可回溯「根源結構」來思考,那麼問題就簡單多了~ 舉例「工廠設備操作員」 我們知道,不會讓「缺乏技術與安全的狀況下」,讓人員去操作機器設備~ 但,我們的現況卻讓駕駛人與騎士去開車騎車(等同讓缺乏技術,缺乏對設施安全觀念的人,在操作危險的機器設備,更何況,道路環境比工廠更加複雜與危險~)... 繼續閱讀

2020/03/20